博球网

博球网

2018-10-21 19:21

  在茂密的竹林里换下汗渍斑斑的衣服,纵身跳入清凉的河水中,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。

红楼梦里咏红梅分享到:  [清] 曹雪芹  一语未了,只见宝玉笑欣欣捧了一枝红梅进来,众丫鬟忙已接过,插入瓶内。

众人都笑称谢。

宝玉笑道:“你们如今赏罢,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。

”说着,探春早又递过一钟暖酒来,众丫鬟走上来接了蓑笠掸雪。

各人房中丫鬟都添送衣服来,袭人也遣人送了半旧的狐腋褂来。 李纨命人将那蒸的大芋头盛了一盘,又将朱橘、黄橙、橄榄等盛了两盘,命人带与袭人去。

湘云且告诉宝玉方才的诗题,又催宝玉快作。

宝玉道:“姐姐妹妹们,让我自己用韵罢,别限韵了。 ”众人都说:“随你作去罢。 ”  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。 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,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,约有五六尺长,其间小枝分歧,或如蟠螭,或如僵蚓,或孤削如笔,或密聚如林,花吐胭脂,香欺兰蕙,各各称赏。

谁知邢岫烟、李纹、薛宝琴三人都已吟成,各自写了出来。 众人便依“红梅花”三字之序看去,写道是:  咏红梅花得“红”字邢岫烟  桃未芳菲杏未红,冲寒先已笑东风。   魂飞庾岭春难辨,霞隔罗浮梦未通。

  绿萼添妆融宝炬,缟仙扶醉跨残虹。   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。

  咏红梅花得“梅”字李纹  白梅懒赋赋红梅,逞艳先迎醉眼开。

  冻脸有痕皆是血,醉心无恨亦成灰。

  误吞丹药移真骨,偷下瑶池脱旧胎。

  江北江南春灿烂,寄言蜂蝶漫疑猜。   咏红梅花得“花”字薛宝琴  疏是枝条艳是花,春妆儿女竞奢华。

  闲庭曲槛无余雪,流水空山有落霞。   幽梦冷随红袖笛,游仙香泛绛河槎。   前身定是瑶台种,无复相疑色相差。

  众人看了,都笑称赏了一番,又指末一首说更好。

宝玉见宝琴年纪最小,才又敏捷,深为奇异。 黛玉湘云二人斟了一小杯酒,齐贺宝琴。

宝钗笑道:“三首各有各好,你们两个天天捉弄厌了我,如今捉弄他来了。 ”李纨又问宝玉:“你可有了?”宝玉忙道:“我倒有了,才一看见那三首,又吓忘了,等我再想。 ”湘云听了,便拿了一支铜火箸击着手炉,笑道:“我击鼓了,若鼓绝不成,又要罚的。 ”宝玉笑道:“我已有了。 ”黛玉提起笔来,说道:“你念,我写。 ”湘云便击了一下笑道:“一鼓绝。 ”宝玉笑道:“有了,你写吧。 ”众人听他念道,“酒未开樽句未裁”,黛玉写了,摇头笑道:“起的平平。

”湘云又道:“快着!”宝玉笑道:“寻春问腊到蓬莱。

”黛玉湘云都点头笑道:“有些意思了。

”宝玉又道:“不求大士瓶中露,为乞嫦娥槛外梅。 ”黛玉写了,又摇头道:“凑巧而已。 ”湘云忙催二鼓,宝玉又笑道:“入世冷挑红雪去,离尘香割紫云来。 槎枒谁惜诗肩瘦,衣上犹沾佛院苔。 ”黛玉写毕,湘云大家才评论时,只见几个小丫鬟跑进来道:“老太太来了。

”众人忙迎出来。 大家又笑道:“怎么这等高兴!”说着,远远见贾母围了大斗篷,带着灰鼠暖兜,坐着小竹轿,打着青绸油伞,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,每个人都是打着伞,拥轿而来。

李纨等忙往上迎,贾母命人止住说:“只在那里就是了。 ”来至跟前,贾母笑道:“我瞒着你太太和凤丫头来了。

大雪地下坐着这个无妨,没的叫他们来踩雪。 ”众人忙一面上前接斗篷,搀扶着,一面答应着。

贾母来至室中,先笑道:“好俊梅花!你们也会乐,我来着了。

”说着,李纨早命拿了一个大狼皮褥来铺在当中。

贾母坐了,因笑道:“你们只管顽笑吃喝。

我因为天短了,不敢睡中觉,抹了一回牌想起你们来了,我也来凑个趣儿。 ”李纨早又捧过手炉来,探春另拿了一副杯箸来,亲自斟了暖酒,奉与贾母。 贾母便饮了一口,问那个盘子里是什么东西。

众人忙捧了过来,回说是糟鹌鹑。

贾母道:“这倒罢了,撕一两点腿子来。 ”李纨忙答应了,要水洗手,亲自来撕。 贾母又道:“你们仍旧坐下说笑我听。

”又命李纨:“你也坐下,就如同我没来的一样才好,不然我就去了。

”众人听了,方依次坐下,这李纨便挪到尽下边。

贾母因问作何事了,众人便说作诗。 贾母道:“有作诗的,不如作些灯谜,大家正月里好顽的。 ”众人答应了。 说笑了一回,贾母便说:“这里潮湿,你们别久坐,仔细受了潮湿。 ”因说:“你四妹妹那里暖和,我们到那里瞧瞧他的画儿,赶年可有了。 ”众人笑道:“那里能年下就有了? 只怕明年端阳有了。 ”贾母道:“这还了得! 他竟比盖这园子还费工夫了。 ”  ……  凤姐儿也不等贾母说话,便命人抬过轿子来。

贾母笑着,搀了凤姐的手,仍旧上轿,带着众人,说笑出了夹道东门。 一看四面粉妆银砌,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,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。 众人都笑道:“少了两个人,他却在这里等着,也弄梅花去了。

”贾母喜的忙笑道:“你们瞧,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,又是这件衣裳,后头又是这梅花,象个什么?”众人都笑道:“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《双艳图》。

”贾母摇头笑道:“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? 人也不能这样好!”一语未了,只见宝琴背后转出一个披大红猩毡的人来。

贾母道:“那又是那个女孩儿?”众人笑道:“我们都在这里,那是宝玉。

”贾母笑道:“我的眼越发花了。 ”说话之间,来至跟前,可不是宝玉和宝琴。 宝玉笑向宝钗黛玉等道:“我才又到了栊翠庵。

妙玉每人送你们一枝梅花,我已经打发人送去了。 ”众人都笑说:“多谢你费心。 ”  ———摘自 《红楼梦》 第五十回。